Facebook 登入


  • 廣告版位

    網頁測邊

FIA接受檢舉案居然公佈了檢舉人的身分,這樣誰還敢.....

摩納哥站期間FIA在調查一樁檢舉案,是關於Ferrari賽車MGU-K軟體的違規嫌疑,結果並未處分,但卻公佈了檢舉人的身分:Mercedes技術總監James Allison,使得領隊Toto Wolff大表不滿,認為FIA不應這麼做。
 
更尷尬的是,Allison原本是Ferrari的首席設計師,Vettel轉投該隊初期的榮景就是他的傑作,但他於2016年因喪妻而離職,然後於2017年赴Mercedes到職。
儘管三強車隊其中無論誰被檢舉,檢舉人很好猜──只會在另外兩隊──但心照不宣是一回事,直接公佈出來(還是檢舉前東家)則又是另一回事了……

F1-令觀眾生不如死?

兩場「壟斷性」的比賽
本期的兩場比賽,雖然賽道布局及特性大異其趣,但比賽狀況卻極度相似:各由一位車手從頭領先到尾,而摩納哥站前六名次皆與起跑排位相同,加拿大站更是前七名次皆相同……
 

▲摩納哥站賽前,Rosberg父子各自駕駛個人總冠軍年度的賽車進行路演。
 
摩納哥站後,Fernando Alonso說:「這是F1史上最無聊的一場比賽!」是否真如他所言?我不敢講,畢竟我也沒看過F1史上每一場比賽,但起碼我們都知道大家看這場狹窄的街道賽通常會預期什麼,結果非常「不幸」:摩納哥站自2009年以來首次沒在決賽出現安全車,甚至這是今年跑到第六站首次沒有出現安全車的比賽,Daniel Ricciardo從起跑到終點領先了每一圈,而且決賽前六名次與起跑排位完全相同。
 

▲摩納哥站Ricciardo儘管一度遭遇車況問題,仍然靠著本身努力和賽道特性而將Vettel封在身後。
 
Red Bull兩樣情
 
固然沒錯:以摩納哥站的賽道特性,起跑排位對決賽名次的決定性超過一半以上,只要排位跑得好,決賽甚至不用花太多心思去阻擋對手,因為路面兩旁緊迫逼人的護欄也已經幫了你一半以上,你只要小心自己別撞欄就好──重點來了──本次兩部Red Bull從練習賽開始就壟斷前兩名,但第三回合Max Verstappen在自己兩年前撞欄的同一彎道撞欄,車輛損壞程度令他連排位賽都無法參加,決賽只能從最後起跑。
 

▲摩納哥站拿下2、3的Vettel和Hamilton對結果並無不悅,畢竟原本也沒有預期更高。
 
本站戰力壓倒性的Red Bull排在一頭一尾起跑,基本上就已經決定比賽沒有看頭了:如果他倆都在頭排起跑,這場比賽的精采度絕對不同,在摩納哥這樣的地方獲勝是每位車手的夢想,Verstappen絕對不會看著隊友Ricciardo領先,結果可能反而讓Red Bull非但不會包辦1、2名,甚至會掛零收場──如同在亞塞拜然站一樣──因此,Verstappen的「自爆」,心中最高興的不是別人、正是隊友Ricciardo,儘管這和車隊高層是兩樣情。
 

▲加拿大站Bottas起跑時防守Verstappen成功,自此就一路在第2順位跑到終點。
 
雖然隊友已不構成威脅、註定這是一場無聊的比賽,但對Ricciardo來說仍然不無聊:他的車子在比賽中有17至18圈的期間MGU-K(動能回收系統)發生故障,當場喪失25%的動力,讓八個檔位的變速箱只能用到6檔,而少了MGU-K充電時的抗阻,使得後煞車溫度也超標,眼看後方的Sebastien Vettel已經迫近,但幸而這條賽道是在摩納哥,加以Ricciardo靠著自己完善的車況管理,總算拿下他F1生涯首次從頭領先到尾的比賽。
 

▲Vettel在加拿大站成為F1繼Prost、Schumacher、Hamilton之後第四位達到50勝的車手。
 
新版引擎決定賽況
 
緊接著是高速的加拿大站,結果卻同樣無聊、甚至決賽前七名次都與起跑排位相同。各車廠在此都推出昇級版引擎,僅有Mercedes因品管問題必須延遲換裝,使得搭載該廠引擎的賽車沒有一部能獲得比起跑排位更佳的名次,這也就決定了在這條要求馬力的賽道上的比賽結果:Vettel從起跑到終點領先了每一圈、並以1分之差重回睽違三站的積分榜領先位置,對手Lewis Hamilton甚至連頒獎台都碰不到,僅靠隊友Valterri Bottas以第2名止損。
 

▲加拿大站由於賽會溝通不良,在最後兩圈揮了兩次方格旗,結果這兩圈都不列入比賽記錄。
 
回頭再看Alonso講的話──他對加拿大站當然也沒有正面評價──或許沒錯,但錯在說這話的人:他在這兩站比賽都是全場唯一因故障而退賽者,從他嘴裡說出比賽無聊,當然主觀成分較大(相信摩納哥站的Ricciardo和加拿大站的Vettel絕不覺得無聊),但也再次印證他對F1的熱情繼續流失,不過沒關係,一週後他在法國勒芒24小時大賽拿下了冠軍,總計在今年的WEC已是開幕二連勝,比賽的成就感必然已造成他心態的移轉。
 

▲Alonso在這兩站比賽都是全場唯一因故障而退賽者,中斷了自己從開季以來的連續得分成績。

Ferrari逐步併吞Sauber?

最近有一樁人事案值得矚目,就是Ferrari首席設計師(非主管)Simone Resta於5月底離職、將於7月初任職Sauber技術總監。Resta於2001年加入Ferrari,並自2014年底起擔任車隊首席設計師。

值得矚目的並不是Resta的個人資歷,而是Sauber之前已經宣佈原本的技術總監Jorg Zander離職,Zander在中游車隊常有不錯的作品,Sauber竟然願意放棄他、而且當時並未宣佈由誰接任,這已經不太尋常。如今終於知道是要空出位置給Ferrari來的人,而一般車隊技術要角跳槽時都會有半年到一年以上不等的「園藝假」,以防他把前東家的最新技術帶去新東家,但Resta卻未受到這個限制。

接下來是6月初Sauber最大股東Longbow金融公司已將所有權移轉給Islero投資公司,之後Sauber計畫安排員工參訪Ferrari總部,事情逐漸明朗:去年底Ferrari藉由旗下Alfa Romeo品牌冠名Sauber,讓後者除了實質之外、在名義上也終於成為紅軍的二隊──更不用說起用了Ferrari培訓車手Charles Leclerc──如今恐怕打算將Sauber完全收納、成為掛名的Alfa Romeo車隊。

歷史悠久的私人車隊Sauber在WSPC原型賽車合作夥伴Mercedes的扶助下於1993年進軍F1,但Mercedes於1995年起改與McLaren合作──覺得還是跟現成的頂級車隊合作比較好──從此便與Sauber再無關連,甚至長期技術夥伴Petronas也在Mercedes於2010年以完全廠隊體制復出F1時被挖走。

Sauber除了2006~2009年被BMW收購成為完全廠隊之外,自1997~2005、2010~今年皆使用Ferrari客戶引擎,長達18年的關係,早就讓該隊成為Ferrari的二軍,甚至Ferrari還曾在比賽中對Sauber下達「跨隊指令」以干擾紅軍的主要對手。

當年BMW收購該隊時,為了不傷害該隊的士氣──我是不懂被車廠收購有什麼好沮喪的──車隊採用「BMW Sauber」聯名,使得Sauber在F1歷戰26年儘管曾經易主、但名稱從未消失,倘若未來真被Ferrari正式納入麾下,能期待隊名還會是今年所使用的「Alfa Romeo Sauber」嗎?我們等著看了。

順道一提:Mercedes客戶車隊Force India(也用了Mercedes培訓車手Esteban Ocon)目前陷入財務危機、急需金援,而可能的買家包括……沒錯,就是Mercedes自己

Red Bull本隊攜手Honda!

▲明年Red Bull的新車上路後,會讓我們發現Honda其實是好引擎嗎?
 
原本5月是車隊決定明年引擎供應商的最後期限(儘管之後可以再更改),但Red Bull打算拖到7月才定案,結果卻提前在6月(我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「提前」)宣佈與Honda簽下2019和2020年的合約,也就是該隊今年底將與合作了12年的Renault分手。
 
當Honda去年先遭Sauber毀約、又遭McLaren拋棄時,幸運抓到Toro Rosso這根浮木、讓該廠得以繼續留在F1,但這不只是救了Honda一把而已,也給了Toro Rosso的母隊Red Bull一步活棋:在該隊目前的引擎困局(頂級廠隊不願提供引擎給他們跟自己爭冠)下,多了一家自己沒有車隊的純引擎廠可以選擇。
 
Toro Rosso與Honda的合作,固然讓該隊參賽13年來首度成為廠隊、不用付費購買引擎,但對於Red Bull集團來說更重要的是可以直接評估Honda引擎(兩隊數據交流)又不用讓Red Bull本隊承擔萬一發展尚不成熟的後果,也就是說:如果ToroRosso-Honda今年表現理想,Red Bull也將跟進使用。
 
除了冬測期間幾乎零故障之外,今年Honda的比賽表現確實比過去和McLaren合作的三年要有起色,但目前也還沒到有資格和Red Bull這種爭冠車隊合作的程度,Renault一再承諾會努力讓Red Bull重返冠軍(別忘記Renault還有自己的車隊),至於Honda……真的還是未知數。
 
雖然不知道Red Bull是否掌握了什麼內幕情報、讓他們現在就有信心到決定和Honda合作的地步,但橫豎這紙合約也就是兩年,在現行引擎規格的大環境下,要說Renault能在兩年內和Mercedes及Ferrari爭冠?我真的還看不到這個跡象,因此Red Bull決定就親自試一下Honda,等到2021年F1引擎規格大改時再作打算。
 
不過,目前已確定Red Bull明年的正式隊名不會掛上Honda,怎麼連廠隊都不用掛上引擎供應商的名銜?看看該隊現在的正式隊名:Aston Martin Red Bull Racing,亦即已經有Aston Martin這個贊助商,兩家車廠聯名會變得非常詭異,但也可見Honda只要能有更多車隊成為客戶、以供他們能蒐集更多數據,甚至不惜在名義上喪權辱國、自我矮化。
 
其實Aston Martin一直在評估成為F1引擎供應商的可能,甚至還延請了Ferrari前引擎主管Luca Marmorini以及前首席引擎工程師Jorg Ross,雖然該廠已與Red Bull合作開發超跑Valkyrie,但搭載的是Cosworth引擎,如今Honda直接「殺入」Red Bull,對Aston Martin不見得有害:說不定他們還可以學技術。
 
明年將是Honda自2008年以後再次供應兩支F1車隊引擎、也是Renault自2016年以後再次只供應兩支F1車隊引擎,但彼此的消長是一支爭冠車隊、一個參考點極高的對照組,預期會為這兩家車廠在研發的得失上帶來相反的效應。